“后代工时代”企业寻求转型

来源:编辑:发布时间:2017-11-14 查看数0

多年来,国内大大小小的国外品牌代工厂,撑起了世界工厂的美誉,在晋江,从玩具到纺织鞋服等传统产业,也有很多企业依赖代工订单生存,然而近几年,人口红利逐渐消退,各项成本上涨,国际市场变数增大,在后代工时代,晋江代工企业如何生存下去,而且活得更好?

9月18日,玩具反斗城正式申请破产保护。这家全球最大的玩具零售连锁商,大部分产品由中国工厂代加工,安海很多玩具企业都是它的直接或间接合作商。和其他玩具生产厂一样,嘉利公司董事长助理陈昱升也接到了玩具反斗城贸易商的退单邮件。不过,他现在没有什么时间为这件事伤神,因为这段时间公司接到了还有很多其他订单。

泉州嘉利儿童用品公司董事长助理 陈昱升:主要是国外的一些订单非常多,而且非常集中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就在十年前,美国一个严苛的玩具法规出台,都会让整个安海玩具业惶恐不安。但如今,一家能每年带来众多订单的行业巨头破产了,大家应对起来却游刃有余。很多人说,这与晋江玩具企业多年来在多渠道拓展方面的经营密不可分。

泉州嘉利儿童用品公司董事长助理 陈昱升:从以前的人口红利来讲,现在已经,这个优势慢慢弱化了,所以如果单纯做代工的话,你一般都是在价格上,去跟其他的一些公司在做竞争,所以就是已经没有太大优势。

在陈昱升看来,现在做代工,也和以前大不相同了。

泉州嘉利儿童用品公司董事长助理 陈昱升:现在的代工已经不像以前传统的,我们随便接一些订单过来做一个代工。现在我们主要针对的,就是一些比较高端的品牌。

代工的利润较低,但品牌是可以溢价的,谋求品牌化也成为不少代工企业的选择,代工+品牌“两条腿走路,让企业应对市场更有底气。

泉州嘉利儿童用品公司董事长助理 陈昱升:就说在自主品牌和代工(之间),怎么样去分配我们的产能,怎么样去让我们的企业能够正常地运转。

持这种态度的,不止做玩具行业的陈昱升一人,做纺织服装业的江赛华同样也这样认为。

泉州鸿健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江赛华:以前接单/只要是有单,可能我都会去考虑接,现在不一样,我们首先,就拿我们自己工厂来说,我选的客人,我要先了解他的口碑,客人也还是在挑工厂,只不过是,现在工厂他也会去,更理性了,他也会去反选他的客人。

理性接单,反选客户,是“后代工时代”的一个变化。然而,比起这个,利润空间的大幅缩减,其实更为明显。

泉州鸿健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江赛华:以前的利润会比现在更高,现在是信息互联,所以说很多东西的成本是很透明的,你报价的时候,他(客户)都已经知道这件衣服的成本,现在的利润就会相应地低一点,太透明了嘛。

可生存环境越是恶劣,越要保质保量。

泉州鸿健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江赛华:现在要求的就是品质这一块,他哪怕是给你一些价格比较低的(订单),他还是要求你的品质。

在江赛华心中,还有一盘更大的棋,那就是涉足跨境电商。

泉州鸿健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江赛华:我举个例子,如果我们做代工,这件衣服我的成本价是20元,那我做代工,我可能最多,就是加个一块钱利润0,去做亚马逊,或者其他的,速卖通之类的,可能我的价格可以做到,60元,80元,跟那个代工的利润,其实还是完全不一样。

在处境艰难的“后代工时代”,裕佳利公司董事长黄天龙,也在寻找自己的突围之路。

裕佳利(福建)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黄田龙:我们最主要是做男装,以前跟利郎(合作),是纯来料加工的,那么现在我们跟这个(江苏)红豆(集团),跟(江苏)雅鹿集团做的是,从研发到采购到成品,是这样子的一种方式。

黄田龙介绍,与他们合作,黄田龙的公司只负责代工与代销,而关于品牌运营的一切事宜,则交由他们全权打理。“分工明确”并不是这个模式的亮点,“风险共担”才是最值得一提的。

裕佳利(福建)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黄田龙:作为品牌方,他已经把中间环节的这个钱给了我们了。我们原先传统的那些渠道,可能有一级代理商,二级代理商,三级代理商//我们跟他们做的话,就等于说没有这些代理商,他增加利润给我们,那么我们就承担一定的责任,如果市场销售不好,我们也会承担一部分的风险。

以往的代工,按期交货即可,但现在这种模式,销售情况不好的话,代工企业也要相应负担一些损失。对代工商而言,压力更大了,但利润也更可观了。

裕佳利(福建)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黄田龙:产品只要看准,那么比我们以前的那种(模式),肯定会好很多。但是如果你产品一旦没看准,那么你就没办法了,就会差了利润高,风险同时也高,大环境已经变成了这样,我们没办法了,我们也必须得去转型,不然我们就更别想生存了,就是这么样一个情况。